“回家过年”征文活动美文赏析(《斜阳归》鲁雅君)

2017-2-16 10:58| 发布者: 小编| 查看: 547| 评论: 0

摘要: 题目:《斜阳归》 作者:鲁雅君

斜阳归
鲁雅君

  那条路从脑海深处笔直的铺过来,它铺过山的腰,蜿蜒盘旋,铺过河流,铺过石桥。我站在桥上向远方眺望,一马平川的荒地草原上,路的尽头,一座翻新过的旧房子,一棵枣树,还有两个相互依偎笑盈盈的白发老人。
  这是我家。
  四十年前,我在老人的院子里扎根,那时他们看报还不用戴眼镜,出门也总是会打扮自己,烟酒依旧是戒不掉的。过了那座桥,过了那条河,黄沙在斜阳的余晖中盘旋,一声细长的哭腔从院子里撕裂开来。两个十年过去了,我越走越远,去了百十公里外。之后的二十年,老人的孩子陆续去了远方,院子更冷落,寂寥。  
  时间就是这样过,人便是这样走。
  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三个月一次,五个月一次,八个月一次,一年一次。这一次,便是过年。
  遇到熟识的朋友,在年关将近时,总不忘问一声过年回家吗?每每此时心中便涌起另番滋味。我明白朋友所说的家是那个家,不是三人的小家,也不是嫁夫从夫的婆婆家,而是那个生我养我的家,这个家才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。
  回家过年,总是我一年的期盼,每次回家过年时总会留宿几天,我想这座老房子也应该只有在过年时才能让久别的儿女和老人团聚。是的——我俨然已经成了客人,即便从小到大都是在这张床睡着的。那条带着补丁的红褥子正是我小时候用过的,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。而现在房子翻新过后,竟没有往日的丝毫痕迹。

  大黄狗死了,羊儿死了,枣树死了,记忆没死。
  在外漂泊久了,才知道幼时总想逃离的家有多么温暖,日夜为我们担心唠叨的老人是那么亲切。记得还小的时候我们是多么的喜欢过年,即便新衣服上补丁压补丁、压岁钱也不过是几块钱,没有现在那么丰富的物质,但是冻得红扑扑的脸总会溢出笑容。现在我们盼望着过年的团聚,不过是想陪老人说说一年分离的话,给他们些生活补贴以表平日不能回家的愧疚之情。但同时我们又害怕过年的团聚,害怕老人那一年一次的期盼眼神,害怕看见脸上愈发严重的老年斑以及满头的白发。随着年关逼近,闭上眼睛的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们渐渐舒展的皱纹......
   “妈,姥姥给了我些钱,她不让我给你说。”
  看着这叠明显多出我给老人的钱,泪水一下涌上眼眶,歉疚与无奈只有泪水知道。
  阳光正好,草原上冬天的静谧和羊儿咩咩声如此和谐。沿着这条路走,一大片金黄的草地,黄沙漫天,一切仿佛同二十年前没有两样。我望着天边的云彩,走过干涸的水道,走过破旧的石桥,看见那旧房子前,那枣树下互相依偎笑盈盈的白发老人,我向他们招手,笑容抑制不住的爬上脸庞。
  归去的路途很长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联系我们 | 文物征集 | 手机版 | 法律声明

Copyright © 2005-2016 berylgoj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百瑞源枸杞股份有限公司 宁ICP备09000838号 宁公网安备 64012202000007号

地址:宁夏银川市德胜工业园区德成东路1号 电子邮箱:web@nxbry.com

返回顶部